关于中国企联 中国企联首页  
     
返回首页 | 当前位置:党史知识
 
    毛泽东与他生命中的“二十七个书目”  
1940年,抗日战争正处于战略相持阶段,南洋侨领陈嘉庚辗转来到延安访问,他见到那里读书、学习蔚然成风,联想?#38454;?#24049;在国统区重庆所看到的一派灯红酒绿,遂感叹“中国的希望在延安”。
陈嘉庚的感叹,揭示了一个深刻的规律:重视学习、善于学习,是我们党引以为豪的优秀传统和弥足宝贵的历史经验。什么时候重视学习、善于学习,什么时候党的事业就兴旺发达;反之,就容?#33258;?#21463;挫折。习近平同志在多个场合都反复强调读书、学习的重要意义。在中央党校2009年春季学期第二批进修班暨专题研讨班开学典礼?#24076;?#20182;要求各级领导干部,真正把读书学习当成一种生活态度、一种工作责任、一?#24535;?#31070;追求,自觉做到爱读书、读好书、善读书,积极推动学习型政党、学习型社会建设。此后,“开展全民阅读活动”被写进党的十八大报告,“倡导全民阅读,建设书香社会”两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——可以看出,读书、学习正在成为这个时代最显著、最重要的社会风气。
毛泽东同志是我党历史?#20064;?#35835;书、会读书,并且善于把读书、荐书作为一种有效工作方法的领导人,他对于读书、学习的见解可以带给我们诸多启发。今年9月9日是毛泽东同志逝世39周年纪念日,我们特约请中共中央?#21335;?#30740;究室副主任陈晋撰文,与读者分享毛泽东关于读书、学习的思考。
——编 者
 
(一)读书要为天下奇
毛泽东早年常说:读书要为天下奇,即读奇书、创奇事。作为伟大的革命家、战略家和理论家,毛泽东风云一生,书剑双修。所谓“剑”者,不单指军事,还包括对书本的运?#24357;?#22937;,以?#20843;?#24819;和?#23548;?#30340;力量。读书既然是为了磨剑、?#20004;#?#20197;“创奇事”,当然就不能漫无边?#23454;?#38405;读,那样反倒会稀释思想和?#23548;?#20043;“剑”的力度。因此,人们总是希望读好书,读大有益于人生境界和做事本领的“奇书”。这样一来,何为奇书,怎样择书之事,便冒了出来。
毛泽东是22岁那年遭遇这个问题的。作为师范生,他当时潜心古籍,但?#21476;?#20805;栋的古籍押上一生也读不完。于是,他在给好友萧子升的一封信中开列了77种经、史、子、集书目,直言:“中国应读之书止乎此。”这是目前知道的毛泽东第一个择书而读的举动。?#19978;?#30340;是,这封信里所开列的77种典籍书目没有留存下来。事实?#24076;?#27611;泽东早年择读的书目大多都没有保存下来,这是毛泽东研究的一件憾事。
毛泽东在投身革命去奋力“创奇事”后,便把读书、择书、荐书当作必不可少的工作。根据他留下的文字或当事人的一些记载,可归纳出他阅读、推荐和编拟的27个书目(名单附后)。这27个书目,少则3种,多则100种以?#24076;?#28041;及上千种书。这当然远非毛泽东一生阅读的全部。他逝世后,在中南海住地的藏书达9万多册,都是新中国成立后根据他的需要陆续配置的。还?#26657;?#20182;当学生时记的《讲堂录》所载老师讲授或要求课余阅读的,1957年一次?#36816;?#35201;的十几种注释和研究?#29420;献印返?#20070;籍,1959年前后为纠正“大跃进”失误在不少会议上反复推荐的苏联《政治经济学教科书?#36820;?#20070;籍,晚年从200多种各类笑话集中选择的几十种,等等,都是可以通过考证整理出书目来的,这里均未计入他的择书之举。当然,列入这27个书目的,也不能说他都详细读过或读完了,但大部分毕竟是他选择出来的,对于有“奇书”之效的经典,还详?#20248;?#27880;。专做学问的人,一生读千种书,也属不易,何况毛泽东的主要精力还在革命和建设?#23548;?#21602;?
最可“奇”者,不在择读之量,而在择读的内容和效果。毛泽东的择读,排在前三位的是哲学、马列和文史。但那些与他的?#23548;?#27963;动关系不大的书籍,他同样也多有阅读。他同来访的法国政治家讨论拉普拉斯《宇宙体系论》同康德星云学说的关系,连对?#25581;?#24863;到陌生。1958年,他要求领导干部们读一读苏联威廉斯写的《土壤学》,说“从那里面可以弄清楚农作物为什么会增长”。他提出增进农作物产量的“农业八字宪法”,与阅读此书明显有关。所谓用书之“奇”,由此可窥一斑。
 
(二)?#23548;?#20026;读书之旨归
择书而读的动力,不外两端:?#23548;?#20498;逼和兴趣所致。一个是由行而思的激发,一个是由内而外的延伸。与毛泽东有关的27个书目,比较具体地反映了他在不同时期自己阅读和希望人们阅读的重点,每个重点都折射出他当时集中处理的现实要务或特别感兴趣的问题。
1920年,毛泽东在上海同准备建党的陈独秀建立联系后,回长沙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创办股份制书店。卖书他也是有选择的,从1920年10月到1921年4月,他先后撰写了三个售书目录,申明所列均是“书之重要者”或“比较重要的”,择书而卖之意尽在其中。
列入这三个书目的,多属译介的“西学”。大致分两类:一是西方哲学、政治、科技等;二是马列主义和介绍苏俄情况的。这些书在三个书目中?#24049;?#28982;列出,可见毛泽东择书是?#20852;?#24819;倾向的,这个倾向,折射出当时先进分子的思想风景。
毛泽东由开列阅读书目切入的政?#38382;导?#22312;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时期,有了新的景象。他先后担任国民党中央宣传?#30475;?#29702;部长和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,推动工作的重要方式是编书。他亲拟编纂计划和具体书目,编了《国民运动丛书》和《农民问题丛刊》两个系列。前者涉及国际政治经济、世界革命运动、国民党思想及其策略、苏俄研究、国内政治经济5个方面的内容。后者计划出版52种,?#23548;?#20986;了26种,有?#35835;心?#19982;农民》《中国农民问题研究》《土地与农民?#36820;取?/span>
从卖书到编书,共同之处是都要先读书、择书,不同之处是从被动的择书到主动的择书,从泛泛的思想传播到有针对性的政治宣传,从推动思想变化到推动?#23548;?#21464;革。毛泽东主持编辑这两套书,不是为了给书斋里的人群看,而是为动员和教育革命前线的人们,因此不能搞长篇大论。他很了解读者习惯和宣传规律,提出每本书不能超过1.2万字。对一些书应该怎么编纂,要求也很具体。比如,他列了一本《将来之国际大战》,特别注明:“此为各帝国主义国家武力与苏俄武力之比较及新式战备之研究,取材于俄国军事委员长福龙斯(伏龙芝)之论文。”还有一本《妇女运动解放小史》,他又注明,这本书以德国共产党人倍倍尔的《妇女与社会主义》为蓝本。看来,他当时的阅读很方便,?#39029;?#20998;利用国共合作的平台来宣传共产党人的主张。
如果说毛泽东的阅读生涯有过苦恼的话,那就是上井冈山后的一段时间里无“奇”书可读。这?#24535;置媯?#19968;直到1932年4月红军打下福建漳州,才得以改善。毛泽东在漳州一所中学图书馆里挑选出几担书运回苏区,其中有?#24515;?#30340;?#35835;?#31181;策略》和《“左派”?#23383;?#30149;》,以及恩格斯的《反杜林论》。读这些书,使毛泽东在风云路上的众声喧哗中,涵养着内功和识见,逐步实现思想升华。1933年,他将?#35835;?#31181;策略》送给彭德?#24120;?#38468;信说:“此书要在大革命时读,就不会?#22797;?#35823;。” 不久又向彭推荐《“左派”?#23383;?#30149;》:“你看了以前送的那一本书,叫做知其一而不知其二;你看了《“左派”?#23383;?#30149;》才会知道,‘左’与右同样有危害性。”
毛泽东说这些话,正是他遭受打击,靠边赋?#26657;?#24515;里苦楚无人领会的时候。他的?#23548;?#21019;新不被看重,还被戴上了“狭隘经验论”的帽子,被?#20826;?ldquo;山?#20498;?#37324;出不了马列主义”。与苏联留学回来的一些年轻革命家相比,毛泽东当时的马列理论水平确实?#20889;?#25552;高,对苏联党内的理论纷争也缺少了解。心里憋了一口气的毛泽东,是带着《国家与革命》和《反杜林论》上路长征的,不少同行者后来都谈到他在担架上读这两本书的事情。
 
(三)读书推动身份跨越
到了陕?#20445;?#27611;泽东迎来了阅读?#24179;?#26399;。他不断写信给国统区的同志,要他们购书带回陕北。大概在1936年秋,毛泽东同时收到两批书,一批来自上海,是鲁迅病中托冯雪峰转送的;一批来自北平,是一个?#22411;?#26519;的人托人购买带到陕北的。1965年,毛泽东还在一次谈话中说:“最困难的时候,王林同志给我带来了好些书。”?#19988;?#22914;此之深,可见那时寻书?#34074;?#24613;?#26657;?#30495;个?#20392;?#26097;望雨。
当时毛泽东择读的重点是军事与哲学。他后来回忆,“到陕?#20445;?#25105;看了八本军事书”“还看了苏联人写的论战略、几种兵种配合作战的书等等”“看了克劳塞维茨的,还看了日本的《战?#29359;?#35201;》,看了刘伯承同志译的《联合兵种》”。1937年10月22日给刘鼎的信中,毛泽东提出:“买来的军事书多不合用,多是战术?#38469;?#30340;,我们要的是战役指挥与战略的,请按此标准选买若干。”初到陕?#20445;?#38598;中阅读军事书籍,不仅因为制定军事战略?#20392;?#38754;抗战爆发前后的第一要务,更在于他下决心总结中国革命战争的经验教训。
毛泽东当时择读并写?#20889;?#37327;批语的哲学书籍,保存下来的?#20852;?#32852;西洛可夫、爱森堡等人的《辩证法唯物论教程》,米丁等人《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》,艾思奇的《哲学与生活》,艾思奇编的《哲学选辑》,李达的《社会学大纲?#36820;?种。写在《辩证法唯物论教程》上的批语就有1.2万字左右,最长的一条有1200字。《哲学选辑》他连读3遍,分别用黑铅笔、毛笔和红蓝铅?#39318;?#20102;批画。批语主要有三类:原著内容提要,对原著观点的评论发挥,结合中国?#23548;史?#30340;议论。
事实?#24076;?#27611;泽东当时批注的哲学书,远不止7种。为什么如此集中读哲学?他1937年8月同郭沫若谈话时径直道出原因:“抗日战争有许多新情况、新问题要研究,没有理论武器不行。”毛泽东发愤研究哲学,根本上还想为总结土地革命时期的经验教训。因为只有掌握理论工具,占领思想制高点,才能揭示饱读马列的教条主义者为何屡犯“左”倾错误。他读《哲学选辑》写的批语中,道出一个刻骨铭心的结论:“一?#20889;?#30340;政治错误没有不是离开辩证唯物论的。”那么,什么样的思想方法才对头呢?#30475;?#36947;至简,毛泽东把他读哲学所得,概括为八个字:实事求是,对立统一。
作为一名卓越的政治家,毛泽东追求的是掌握“工具”来认识和改造世界。他择读军事和哲学,并结合中国革命的?#23548;?#36827;?#20852;?#32771;,在1941年以前写出了《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》《?#23548;?#35770;》《矛盾论》《论持久战》《新民主主义论》,有对土地革命经验教训的总结,有对抗日战争规律的揭示,有对思想方法的澄清和标举,有对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分析和阐述,接连不断地向党内吹来与教条主义迥然相异的思想新风。
中国共产党对领袖的选择,比?#29486;?#37325;理论。随着一套新的理论话语逐渐为全党接受,毛泽东也完成了身份跨?#21073;?#20174;1935年10月长征到达陕北时的军事领袖,到1938年10月六届六中全会成为政治领袖,再到1941年开始成为思想领袖。对此,教育家、革命家吴玉?#30053;?#22238;忆录里说:“《论持久战?#36820;?#21457;表,使毛泽东赢得了全党同志发自内心的、五体投地的赞许、佩服甚至崇拜,从而最终确立了在党内无可替代的领袖地位?#32479;?#39640;威望。”这种认同与拥戴,“与一般的组织安排不可同日而语。”这种感受,在当时的党内高层也比较普遍。?#30053;?941年10月8日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说:“过去我认为毛泽东在军?#24459;?#24456;行”“毛泽东写出《论持久战》后,我了解到毛泽东在政治上也是很行的。”任弼时1943年11月4日写的整风笔?#19988;?#35762;,他过去只觉得毛泽东“有独特见解、有才干”“读了《论持久战》《新民主主义论》和《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》,认识到毛泽东的一贯正确是由于坚定的立场和正?#36820;?#24605;想方法”。可见,结合?#23548;?#30340;择读和理论创新,在确立毛泽东领袖地位的最后一段路程?#24076;?#36215;到了多么重要的作用。
胡适曾想弄明白毛泽东为?#25991;?#24102;领中国共产党取得成功,他找来毛泽东论著阅读后,于1951年5月31日给蒋介石的信中说:“盼我公多读一点近年中共出版的书报。”《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》“作于红军‘长征’之后,最可看出毛泽东以文人而主持中共红军的战略。”这最后一句,多少道出毛泽东“读奇书、创奇事”的文化风景。
 
(四)荐书是种领导方式
毛泽东1939年说过一?#20301;埃?ldquo;我们队伍里边有一种?#21482;牛?#19981;是经济?#21482;牛?#20063;不是政治?#21482;牛?#32780;是本领?#21482;擰?#36807;去学的本领只有一点点,今天用一些,明天用一些,渐渐告罄了。好像一个铺子,本来东西不多,一卖就完,空空如也,再开下去就不成了,再开就一定要进货。”所谓“进货”,就是读书。从延安整风开始,向党内领导干部荐书,是毛泽东习惯的领导方法。在27个书目中,从1941年起,有11个书目是在不同时期为解决本领?#21482;擰⑹视?#26032;?#38382;啤?#32416;正不?#35760;?#21521;、统一党内认识,推荐给党内同志阅读的。
延安时期,毛泽东推荐了4批书目。主要有《“左派”?#23383;?#30149;》《联共(布)党史简明教程》,以及党的一些现实文件。他还从《鲁迅全集》中?#39029;觥?#31572;?#20493;?#26434;志社问》,列入整风学习的文件中,以期改变党内文风。为澄清党?#36820;?#19968;些是非,又阅读大量?#21335;祝?#20027;持编辑了?#35835;?#22823;以来》?#35835;?#22823;以前》和?#35835;教?#36335;线》,称之为“党书”,要求参加整风的高级干部认真阅读。
从1945年党的七大开始,毛泽东先后四次向党内干部推荐马列著作,?#30475;?#37117;有特定的背景。在七大上推荐《共产党宣言》《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?#36820;?本,是为迎接抗战胜利后的新?#32622;媯?#25171;牢马列主义的基础。在1949年七届二中全会上推荐12本,特意增加?#35835;心?#26031;大林论社会主义建设》和苏联列昂节夫的《政治经济学?#36820;齲?#29992;意很明显:共产党人不应?#24357;?#26159;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,还应该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,为此要学习新的本领。1963年,毛泽东又推荐30本,大概与他当时想让全党深入总结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?#23548;?#26377;关。
除了宏大的政治背景,毛泽东荐书有时也是为推动某个领域的具体工作。1954年1月,他主持起草新中国第一部宪法时,为初稿出来后便于中央领导层讨论,开列了一个中外宪法书目,要求阅读。这是中央领导层第一次大规模研读各国宪法,同时也说明,“五?#21335;?#27861;”并非?#31350;?#20135;生。当然,毛泽东荐书未必总与?#23548;?#24037;作直接相关。1958年3月,他在成都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,从古代诗词中挑出65首作品,编成两个小册子发给与会者。有人不解,毛泽东解释:“我们中央工作会议,不要一开会就说汇报,就说粮食产量怎么样,要务点虚,要务虚和务?#21040;?#21512;”“要拿一点时间来谈谈哲学,谈谈文学,为什么不?#24515;兀?rdquo;看来,其意在使会议气氛活泼一些,思路开阔一些,思想解放一些。
27个书目中,寄送给远在苏联的毛?#38431;ⅰ?#27611;岸青的21种书,很有意思。除了当时一些中学国文和历史教材外,其余16种都是《精?#20197;?#39134;传》这类章回体小说。想来,是希望自小生活在异国的两个孩子多了解中华文化。向个人荐书,毛泽东的针对性总是很具体。他让许世友读《红楼梦》,是想这位将军增加点“文气”;他让江青读李固的《遗黄琼书》,是告诉她“人贵有自知之明”;他让王洪文读《后汉书·刘盆子传》,则是提醒,凭资历、能力,你做党的副主席?#20849;还?#26684;,若不学习长进,早晚要像刘盆子一样倒台。这些推荐,透露出或期待或隐忧诸般人事?#37027;?/span>
 
(五)落花时节读华章
1959年10月23日外出前开列的要带走的书目,反映了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后的自读风景。这个书目中,直接写出书名的有19种马列书,17种中国古代文史书,20多种古今中外哲学和政治经济学书。只列作者的?#22411;?#22827;之、黑格尔、费尔巴哈、欧文、傅立?#19969;?#22307;西门、杨献珍,以及“从古典经济学家到庸俗经济学家的一些主要著作”。这份书单还列有“《逻辑学论文选集》(科学院编辑),耶方斯和穆勒的名学(严译丛书本)”。爱哲学的人涉?#26376;?#36753;学是很自然的事,但毛泽东却是近乎痴迷地阅读逻辑学书。他晚年阅读和收藏的逻辑学书,达86种之多。
毛泽东晚年的择读,还表现在对中国文?#36820;?#20559;好上。仅《红楼梦》便阅读和收藏了20种不同版本的线装书。阅读经典在于反复揣摩,毛泽东反复阅读《红楼梦》,读《资治通鉴》达17遍。他还讲,自己读《共产党宣言?#20998;?#23569;100遍。
晚年随着视力减退,毛泽东用自己的稿?#24310;?#20102;不少大字线装书。据不完全统计,从1972年读《鲁迅全集》起,到1976年8月读《容斋随笔?#20998;梗?#20182;阅读过、有的还作过圈画和批注的新印大字线装中外书籍达128种。这?#20849;?#21253;括他专门让人校点注释并按他的提示写出内容提要的86篇古代文史作品。这些阅读思接千载,神游八?#27169;?#25110;从历史中汲取经验,表达对现实问题的看法(读《拿破仑传》分析苏联在上世纪70年代初的国际战略);或在与古人的精神对话中,排?#19981;?#20043;不去的忧患?#37027;椋?#35835;庾信《枯树?#22330;?#22810;次流泪)。具有历史感和文学感的政治家,常常是一位有文化智慧和人性温度的政治家。
毛泽东年轻时写诗明志:“管却自家身与心,胸中日月常新美。”阅读使他做到了这一点。阅读的佳境是由内向外的延伸?#21644;?#36807;阅读,积累和营造“胸中日月”,延伸为通过?#23548;?#31215;累和创造“人间天地”。这是一个读有所得、得而能用、用而生巧的过程。27个书目,虽只是毛泽东一生攀援书山在一些景点的驻足痕迹,却可以从中看出他的“胸中日月”和“人间天地”相互影响的精神伏线。他的阅读,同他的轰轰烈烈的革命和建设?#23548;?#23601;这样相融在了一起。
 
?#21073;?7个书目名单
1920年10月写的文化书社销售的重要书目(19种);
1920年11月写的文化书社重要书目广告(62种);
1921年4月写的文化书社销售的重要书目(47种);
1926年主持编写的《国民运动丛书》书目(60种);
1926年主持编写的《农民问题丛刊》书目(26种);
1936年至1938年阅读的军事书籍(8种);
1936年至1941年批注的哲学书籍(7种);
1941年1月寄送毛?#38431;ⅰ?#27611;岸青的书目(21种);
1941年9月为中央和高级干部研究组开列的书目(4种);
1941年11月为各地高级学习组开列的书目(10种);
1942年4?#32511;?#35758;和审定的整风学习文件(22个);
1941至1943年主持编辑的中共党史?#21335;?#20070;籍(3种);
1945年4?#30053;?#19971;大上提议干部阅读的马列书目(5种);
1949年3?#30053;?#19971;届二中全会上提议和审定的干部阅读书目(12种);
1954年1?#32511;?#35831;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在京中央委员阅读的中外宪法?#21335;祝?0种);
1958年3月为在成都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编选的《诗词若干首(唐宋人写的有关四川的一些诗和词)》(47首)、《诗若干首(明朝人写的有关四川的一些诗)》(18首);
1959年提议编选的《逻辑丛刊》(11种);
1959年10月南下视察前开?#20889;?#36208;的书籍(100种以?#24076;?/span>
 
1963年提议和审定的中高级干部阅读的马列著作(30种);
1970年提议和审定的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阅读的马列著作(9种);
1972年至1975年嘱印阅读的大字本线装古代?#21335;祝?6篇);
新中国成立后阅读和收藏的不同版本的《红楼梦》线装书(20种);
《毛泽东读文史古籍批语集》所收新中国成立后阅读的文史古籍(40种);
晚年阅读和收藏的逻辑学书籍(86种);
晚年嘱印大字线装本中外书籍(128种);
晚年爱看的字帖、墨迹(123种);
手书的历代诗?#26159;常?#21477;)(45篇)。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5年09月08日 24 版)
 

  
关闭窗口
 
 

中国企业联合会、中国企业家协会 主办
地址:?#26412;?#24066;海淀区?#29616;?#38498;南路17号 ?#26102;啵?00048
京ICP证 13027772号

现金咖啡送彩金
股票分析师qq ps4gta5地堡赚钱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300066 20140130上证指数 002926股票行情 抖音的赚钱规则 方寸飞行符赚钱吗 有什么好赚钱的平台好 太吾绘卷抓人怎么赚钱 微博大胃王靠什么赚钱 洗碗赚钱买书作文四百字 炒股买跌怎么赚钱吗 农副产品投资赚钱吗 天天炫舞代购赚钱不 什么样的机构赚钱 好股票推荐2018